热点财经

友道商圈 > 热点财经 >

中美经贸摩擦的根源及中美关系前景

  中美经贸摩擦的根源及中美关系前景?美国近些年来的民意调查数据显示,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,美国社会就认为随着中国实力上升,美国的地位相对下降,并由此产生强烈的危机感,在经贸等方面对华强硬的想法早就有了。

  一、美国很多人早就认为中国的经济地位已超越美国

  中美关系的变化有其深刻经济背景。①中国对外贸易。世界贸易组织统计,自2009年起,我国就成为全球第一大出口国,随后又在2013年首次超越美国,成为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(进出口合计)。2016年,美国货物贸易总额超过中国,返回全球首位。2017年,中国货物贸易总额又超过美国,其中出口以22630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一,远超美国的15467亿美元;进口以18420亿美元排名第二,仅次于美国的23429亿美元。②中美贸易。美国商务部统计,2017年中美双边货物贸易额6359.7亿美元,增长10.0%。其中,美国对中国出口1303.7亿美元,占美国出口总额的8.4%;美国自中国进口5056.0亿美元(超过日本、德国、韩国、英国、意大利、法国6国对美出口的总和),占美国进口总额的21.6%。美方对华贸易逆差3752.3亿美元,增长8.1%。③中国经济总量。2014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(GDP)为636139亿元,首次达到约10万亿美元。但按世界银行统计,如果按购买力平价(PPP)计算,当年中国GDP为176320亿美元,占全球经济的16.5%,超过美国(174160亿美元),也超过日本、德国、法国、俄罗斯、英国的总和。世界银行公布,我国2016年按PPP计算的GDP为21.4万亿美元,超过欧盟(20.3万亿)、美国(18.3万亿),约为日本的4倍(5.3万亿)。

  在此背景下,很多美国人早就认为中国的经济地位已超过美国。相当长一个时期,美国社会对本国经济充满自信。据美国民意调查机构盖洛普(Gallup,以下简称盖洛普)2002年调查(本文所有民调数据,都以美国民调机构当年公开发表的报告原文为依据,为简明起见,不再一一指明原文名称),当年有65%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是全球主要经济强国,认为是日本的有16%,认为是中国的只有10%。2008年金融危机严重打击了美国的经济自信。当年民调发现,有40%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全球主要经济强国,认为是美国的有33%,认为是日本的只有13%。从那时起,认为中国经济的全球影响力超过美国,成为美国社会的主流观点(见图1),其中2011~2014年期间最为强烈。近几年来,随着美国经济复苏及我国经济增速放缓,美国人的经济自信有所恢复。2018年民调显示,认为中国经济全球影响最强的美国人(44%),与认为美国最强的(42%)基本持平。民调还显示,美国社会对日本、欧盟经济影响力的认可程度分别只有4%、5%。

  图1  美国人对全球经济影响力最强国家的认知(2000~2018年)

  

 

  注:图中绿线表示认为中国经济影响力最强,墨绿线表示认为美国经济影响力最强。

  对于美国经济全球影响力的前景,很多美国人也不乐观。十几年之前,美国还没把中国经济放在眼里。2000年盖洛普民调,55%的美国人认为,未来二十年美国经济全球影响力仍会领先,认为中国可能领先的只有15%。金融危机后2008年民调,有44%的美国人认为未来二十年中国经济影响力会全球领先,认为美国仍会领先的只有31%。与2000年相比,这是颠覆性的转变。此后随着全球经济的起伏,美国人对本国经济的信心时起时落。2018年,认为未来二十年美国经济影响会领先的人(44%),稍稍超过认为中国会领先的人(41%),见图2。至于日本和欧盟全球经济影响的前景,仍然不入美国人的法眼(分别为4%、5%)。

  图2 美国人对未来二十年全球经济影响力最强国家的认知(2000~2018年)

  

 

  注:图中绿线代表认为美国会在未来领先,墨绿色线代表认为中国可能在未来领先。

  全球其他地方也有很多人持类似观点。美国无党派民意调查机构皮尤(PewResearch Center,以下简称皮尤)2008年在24个国家民调,有45%的人认为美国是全球经济领导力量,22%的人认为是中国。2012年皮尤又在21个国家民调,认为美国、中国是全球经济领导力量的分别为36%、42%,中国经济影响力已超过美国。这21个国家中,有9个国家的多数看法是中国经济占上风(其中英国、法国、德国、西班牙都有50%以上的人持此看法),7个国家的多数看法是美国经济占上风,5个国家对中美的看法基本持平。2017年,皮尤又在38个国家开展类似民调,认为美国、中国是全球经济领导力量的分别为42%、32%,其中有24个国家的主流看法是美国领先,主要分布在拉美、亚洲、撒哈拉以南非洲。值得注意的有两点。一是尽管一些国家认为美国领先,但认可程度比以往下降。二是主流看法认为中国领先的国家尽管只有12个,但不少是比较重要的国家,特别是欧洲国家(见图3)。如认为中国、美国是全球经济领导力量的比例,在一些国家分别是:澳大利亚(58%、29%)、西班牙(48%、35%)、英国(46%、31%)、法国(47%、37%)、加拿大(42%、32%)、荷兰(42%、39%)、瑞典(42%、40%)、德国(41%、24%)、意大利(40%、40%)、俄罗斯(35%、27%)。

  图3  欧洲五国对中美经济全球领导力的认知(2008~2017年)

  

 

  注:这五个欧洲国家是法国、德国、波兰、西班牙、英国。

  图中的数字为中位数,红线代表中国,蓝线代表美国。2017年这五国有46%的人认为中国经济全球影响力领先,34%的人认为美国领先。

  二、美国社会对中国崛起有强烈的危机感

  美国及国际社会普遍预期中国终将取代美国超级大国的地位。2011年皮尤在22个国家民调,尽管当时认为中国已经取代美国地位的不多,但包括俄罗斯、印度在内的15个国家的主流意见认为,中国最终总要取代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,特别是法国、英国、德国、西班牙等西欧国家,持此观点的人超过60%。在美国,认为中国终将超越美国的人有46%,认为中国不可能超越美国的人有45%。盖洛普同年民调(图4),对于中国能否超越美国成为头号超级大国,有42%的美国人同意、33%的人不同意、16%的人表示看不准;美国意见领袖中,则有44%同意、35%不同意、17%表示看不准。2013年皮尤民调,欧洲、拉美、北美的主流意见都认为中国必将成为头号超级大国(图5)。2015年皮尤民调,美国人的信心有所恢复,当年有46%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已经或将要超过美国,48%的人认为中国不可能超过美国;中国则有67%的人认为中国终将超过美国。

  图4  美国人更多地倾向于认为中国将超过美国(2011年)

  

 

  图5 世界各地对中国能否成为头号超级大国的认知

  

 

  对于中国崛起,美国社会普遍忧心忡忡。2011年皮尤民调,对于中国经济实力增长,53%的美国人认为是坏事,37%的人认为是好事;对于中国军力增长,认为是好事的美国人只有11%,认为是坏事的有79%。与此不同的是,美国一些盟国也担忧中国军力增强,但主流观点还是愿意看到中国经济增强的。如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是好事的,在日本是57%、英国53%、以色列53%、西班牙52%。2014年盖洛普民调说,尽管当时美国GDP约为中国两倍,但有52%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才是世界经济的领导力量,认为中国经济实力、军事实力是对美国利益威胁的,分别为88%、87%。盖洛普2016年民调(图6),在问及未来十年内,可能对美国重要利益造成威胁的因素时,有41%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军力是对美国的现实威胁,另有46%的人认为是对美国的重要威胁(尽管不那么迫在眉睫);认为中国经济力量是现实威胁和重要威胁的,分别为41%、45%。而认为俄罗斯军力是对美国的现实威胁和重要威胁的,分别为39%、47%,已经排在中国军力和中国经济之后。

  图6  美国人对威胁美国的主要因素的认知(2016年)

  

 

  这使美国产生了维持其国际地位的紧迫感。2009~2016年,有将近一半的美国人认为美国的国际领导力下降了,认为上升的只有约20%,超过60%的美国人认为美国不如以前受尊重了。2012年皮尤主要就中美关系,对美国大众和政府官员、退休军官、商界人士、学者、新闻媒体等精英人士开展了一次民调。有10%的美国民众希望美国成为世界老大,另74%希望与其他国家一起承担全球领导作用;精英人士中,约有10%希望美国一家独大,另90%希望与其他国家一起承担全球领导作用,但由美国主导;约有60%的美国精英人士认为,只有美国继续保持超级大国地位,世界才能更稳定,只有约1/3的人认为中美力量平衡对世界更好,没有人认为中国取代美国超级大国地位更好的。2014年美国民调,28%的人认为美国仍一马当先,58%的人认为美国只是世界大国之一,12%的人认为有的国家比美国更好。2015年民调,有50%的美国人认为经济全球第一对美国很重要,是1993年以来历次民调中最高的。民调报告说,中国经济按购买力平价已超过美国,对于那些生来就觉得美国经济独步全球是自然而然的美国人来说,这标志着一个心理转变。2017年盖洛普民调(图7),关于军力,57%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当前全球第一,68%的人认为应当一直第一;关于经济,20%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当前全球第一,46%的人认为必须一直第一。这都反映出美国人对其国际地位的热切追求,及其心目中现实与愿望的差距。

  图7  美国人对保持全球军力第一和经济第一重要性的认知

  (1993~2017年)

  

 

  注:图中绿线为认为美国必须保持全球军力第一的人的比例,墨绿线为认为美国必须保持全球经济第一的人的比例。

  美国由此把中国作为竞争对手。2012年对美国大众和社会精英的民调中,总体上看,约有16%的美国民众认为中美是伙伴关系,66%认为是竞争对手,15%认为是敌人;美国精英中,约有17%认为中国是伙伴,80%认为是竞争对手,2%认为是敌人。认为不能信任中国的约有70%,表示可以对中国给予一定程度信任的不足30%。皮尤民调说,2014年以来,美国人对中国的敌意程度,超过了中国人对美国的敌意(图8)。2017年民调,22%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对手,另43%的人认为中国是美国需要面对的严重问题;只有31%的人认为中国不对美国构成问题。2018年5月美国民调,16%的人认为中国是对手,另43%认为是严重问题,认为不是问题的只有34%。2018年民调,由于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,对中国抱有好感的美国人只有38%,比2017年下降6个百分点(图9)。图9中还可以看出,2012年以来,美国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的人,一直比持正面看法的人多。

  图8  中美民众对对方国家的敌意程度(2008~2016年)

  

 

  注:图中绿线表示对美国持有敌意的中国人比例(2014年为43%),黄线表示对中国持有敌意的美国人的比例(2014年为55%)。

  图9  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(2005~2018年)

  

 

  9

  注:图中蓝线表示美国人中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的比例,黄线表示持正面看法的比例。

  三、美国早就存在经贸关系上对华强硬的呼声

  美国社会对中美经贸问题早就十分关注。2012年民调,美国公众对中美关系关注事项的前三位,就是中国持有的大量美债、因贸易导致就业岗位向中国转移、中美贸易逆差,分别有78%、71%、61%的人认为这对美国来说是严重问题(图10)。2015、2017、2018年民调,美国民众仍对中美经贸中的上述问题保持较高的关注度,与所谓中国对美网络攻击问题,在所有问题中提名前四。此外,2012年民调显示,美国精英就对所谓中国侵犯知识产权问题形成了较高共识。2018年6月美国民调,认为中国对美贸易政策不公平的62%。这与1993年日美贸易争端激烈时类似,当时美国人认为日本对美贸易政策公平的只有24%。

  图10  美国人对中美经贸问题的关注程度(2012~2018年)

  

 

  2012年起,美国民众要求对华经贸强硬的呼声走强。2012年美国大选前夕民调(图11),美国人希望加强中美关系的,由2011年的53%下降到42%,希望在经贸上对中国更强硬的,由2011年的40%上升到49%。当年选后美国民调机构有文章说,近三十年来,哪个国家对美国的经济霸主地位造成威胁,美国总统或总统候选人就发狠要把这个国家打翻在地。以前是日本,现在是中国了。当前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占到其全部逆差的42%而且还在增长,2012年大选的特点就是奥巴马和罗姆尼争相在中国问题上斗狠。尽管民主党选民也对对华经贸问题十分关注,但对中国的负面情绪不如共和党选民强烈(奥巴马支持者中,39%希望对华强硬,53%希望加强与中国的关系。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的选民中,希望对华强硬的为67%),这给了奥巴马胜选后的腾挪空间。文章预测说,此后奥巴马政府将在WTO框架内更多对华投诉的同时,努力达成TPP等贸易协定,通过制定新的更高标准的世界贸易规则,把中国排除出去。如果中国不改变其经济体制,就永远不可能加入。美国与欧盟的贸易谈判,也有这个意图。其后奥巴马政府基本上是按这套路走的。文章还预测,不断扩大的中国对美直接投资,也可能是一个政治冲突点。从美国民意特点看,除非美国对华逆差缩小,否则就难免对华敌意和经济摩擦。

  图11  更多选民支持在经贸上对中国强硬(2011~2012年)

  

 

  四、中美关系中的其他主要问题

  中美关系有很大的独特性。近十年来,美国社会比较关注的重大国际问题主要有三类。一是影响美国利益的重大国际事件。如近几年来,美国社会一直把国际恐怖主义视为头号敌人。中东难民问题、叙利亚冲突、全球气候变暖、重大传染病等,也可归于这一类。对于这些问题,除气候变化和反恐外,中美基本上没有交集。二是对美国或其盟国安全的现实威胁。如朝鲜核问题、伊朗核问题、巴以冲突、对美国的网络攻击等。中国并不对美构成这些威胁。三是对美国的国际地位有重大影响的国家,主要是俄罗斯和中国。美国对俄罗斯军力最为关注,但认为其威胁程度已大大下降。随着近年来的乌克兰问题、叙利亚问题,以及俄罗斯干涉2016年美国大选问题,美国认为来自俄罗斯的安全和政治威胁有所上升。中美之间不存在类似于美俄之间的问题。美国对中国的关切,大多是基础性和长远性的东西(图12)。

  图12  美国人对中美关系中主要问题的认知(2017年)

  

 

  除前面谈过的经贸问题外,美国在中美关系上还关注以下几个问题。

  一是意识形态分歧。美国经常就所谓人权问题攻击我国。2012、2015、2017年民调,分别有48%、53%、47%的美国民众对中国人权政策表示关注。前些年关注较多的还有所谓西藏问题。2011年盖洛普民调,59%的美国民众、62%的精英认为,政治体制不同是影响中美关系的障碍之一;48%的美国民众、40%的精英认为,文化不同也是影响中美关系的障碍之一。中国对美国也有强烈的不信任感。2012年民调,有52%的中国人认为美国在阻止中国崛起,只有29%的中国人认为美国会接受崛起。

  二是台湾问题。2012、2015、2017年美国民调,认为台湾与大陆之间的紧张关系对美国是一个严重问题的,分别只有27%、21%、22%,在中美关系的各种问题中,是关注度最小的。2012年民调(图13),只有10%的美国人说他们对台湾问题有些了解,54%的人表示听说过一点,34%的人表示一点也没听说过。在对台湾有些了解的那10%人中,如果大陆对台湾使用武力,有48%的人认为美国应当武力保卫台湾,43%的人认为美国不应当这样。就美国政府官员、退休军官、学者、经济界人士、媒体等社会精英而言,如果台湾不宣布独立而大陆使用武力,有63%的人认为美国应当武装干涉,29%认为不应当;如果台湾宣布独立,大陆使用武力,64%的人认为美国不应当武装干涉,27%的人认为应当。另据2017年皮尤民调,台湾民众认为美国会保卫台湾的,由2016年的44%下降到37%;认为美国不会保卫台湾的,由2016年35%增加到2017年的44%。

  图13 美国精英对是否应当保卫台湾的看法(2012年)

  

 

  三是中美军事竞争。美国社会早已认为中国军力的超越俄罗斯。皮尤2011年民调(图14),67%的美国民众认为美国军力第一,认为中国军力一流的有16%,认为俄罗斯一流的有5%。盖洛普2014年民调,46%的美国民众认为未来十年内中国军力会对美国形成现实威胁,这样认为俄罗斯的为32%。皮尤2016年民调,认为美国军力第一的72%,认为中国的12%,认为俄罗斯的10%;55%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应在军力上领先全球,另有36%的人可以接受其他国家在军力上与美国平起平坐。这在两党中都是主流意见。

  四是其他问题。近几年来,美国社会对所谓中国对美网络攻击、中国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争议问题也较为关注。

  五是中美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的合作。如全球气候变化、朝鲜核问题、伊朗核问题、反恐等。

  图14  美国人对全球领先军事力量和经济力量的认知(2011年)

  

 

  五、中美关系深受美国党派政治的影响

  长期以来,相对于美国民主党,共和党对中国的敌意更深(图15)。从价值观上来,美国共和党国家荣誉感更强,意识形态色彩更浓,对多元文化更加排斥。2015年盖洛普民调,认为美国应保持经济全球第一的,美国共和党人有64%,比民主党人高16个百分点;2017年民调,认为美国应保持军力第一的共和党人有86%,比民主党高28个百分点。就中美关系看,2012年民调,认为与中国建立强有力关系很重要的,民主党支持者为59%,共和党方面为48%;认为中国不值得信任的,民主党方面为61%,共和党方面为74%。2017年民调,认为中国影响力对美国形成威胁的,共和党比民主党高10个百分点。美国社会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总体上看,年龄越大的人对中国的看法越负面。如2012年民调,18~29岁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值得信任、不值得信任的比例分别为43%、51%,在65岁以上的美国人中,相应比例为20%、74%。2017年民调,美国18~49岁的共和党支持者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的为58%,在50岁以上人中则为81%。考虑到特朗普支持者的主体是中老年白人,特朗普政府中负责经贸事务的决策者年龄都比较大,如特朗普本人72岁,商务部长罗斯80岁,美国贸易代表莱特70岁,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69岁,美国目前的对华政策是有其社会基础的。

  图15 美国共和党人对中国的看法一直比较负面(2005~2016年)

  

 

  注:图中红线、蓝线分别表示美国共和党人、民主党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的比例。

  共和党在经贸方面一直对华比较强硬(图16)。2012年(民主党执政)民调,认为对华贸易逆差是严重问题的,共和党方面是71%,民主党方面是56%;认为中国持有大量美债是严重问题的,两党之比是85%、75%;认为对华贸易引发美国就业流失是严重问题的,两党之比是76%、68%;认为应当在经贸方面对中国更强硬的,两党之比是68%、53%。2017年(共和党执政)民调,认为对华贸易逆差是严重问题的,共和党方面是53%,民主党方面是39%;认为中国持有大量美债是严重问题的,两党之比是68%、57%;认为对华贸易引发美国就业流失是严重问题的,两党之比是67%、44%,情况与2012年类似。2016年美国大选预选阶段民调发现,与民主党支持者不同,共和党支持者对美国参与全球经济总体上持负面看法(55%),其中在预选阶段支持特朗普的选民,对此持负面看法的比例最高(65%)。有观点认为,尽管美国当前的对华政策有特朗普个人色彩,但这也是共和党内主流民意的反映。如果罗姆尼2012年大选获胜,中美贸易的紧张形势也许早就出现了。

  共和党关注的对华事务与民主党有所不同。①除中美经贸外,共和党对中国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争议,也比民主党关注。②在所谓中国对美网络攻击、人权、台湾问题上,两党关注程度基本相同。③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,共和党远远不如民主党关注,相应地在这方面对中国的期望也不如民主党高。

  图16  美国两党对中美经贸和网络攻击问题的关注程度(2012~2018年)

  

 

  注:图中红线代表共和党,蓝线代表民主党。

  六、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景

  (一)中美是战略之争

  中美竞争有其必然性。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,美国就在全球发展举足轻重的作用,一直是具有重要全球影响力的国家。苏联解体后,美国社会已经习惯于一超独大的局面。无论是从历史传统、现实利益还是价值观念看,美国都不会轻易允许别的国家超越。1980年代末1990’年代初,日本经济快速发展(1990年,美国对日贸易逆差占其全部逆差的40.7%。1995年,日本GDP约为美国的70%,人均GDP约为美国的1.48倍),这段时间也成为近几十年来美国人对日本敌意最大的时期(图17)。1989年,有63%的美国人认为日本对美贸易政策不公,53%的人希望对日本产品增税。2008年后,中国实力快速增长,美国社会的危机感上升,从奥巴马口中的“美国不当老二”、“美国还要领导世界100年”,到特朗普口中的“振兴美国”,都是这种情绪的反映。就中国来看,实现中国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,是全国人民的共同心愿,不论是中国的人口、国土面积、经济体量,还是历史传统、现实利益和战略决心,中国都必将成为具有重要全球影响力的大国。放眼当前和可预见的未来,综合国力仅次于美国的也就是中国了。即使中国无意与美国展开竞争,美国也必然和已经视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。这是不以中国意志为转移的。中美之争与意识形态和文化差异有关,但这不是根本原因。从美国独立到对日本经济打压可以看出,在事关国运的重大利益面前,即使是对于意识形态或政治文化相同的国家,美国也丝毫不会手软的。

  图17  美国人对日本的看法(1989~2018年)

  

 

  注:图中墨绿线表示对日本持负面看法的美国人的比例。图中可以看出,1992~1995年的日美贸易摩擦时期,美国对日持负面看法的人比例最高。

  (二)目前中美竞争的着力点主要在经贸方面

  1、美国遏制中国主要从经贸下手。目前中国实力增长主要体现在经济方面,全球影响力增强主要体现在贸易方面;中国并不对美国或其重要盟国构成安全威胁,因而中美关系的主要领域也是经贸方面。这与此前美苏之间以军事竞争为主有很大不同。不论美国是想解决其因全球化引发的经济结构等国内问题,还是想通过打乱中国发展步伐进而阻碍中国崛起,都会选择从经贸领域下手。美国提出的一系列问题,如公平贸易、知识产权、技术转让、工业品补贴、国有企业行为、过剩产能转移等,核心都在于把中国固定在产业链的中低端,阻碍我们向中高端走。奥巴马时期的TPP和特朗普政府挑起的贸易摩擦,在这一点上是相同的;所不同的,是特朗普政府的要价更高、出价更低,方式更简单直接粗暴,遏制中国的企图更明显。

  2、当前是特朗普政府挑起贸易摩擦的很好时机。近来美国经济增长势头强劲。今年初民调,61%的美国人对2018年持乐观情绪,美国人当下对经济、就业、财政赤字的关注度是2010年以来最低的。今年6月盖洛普民调,美国人的经济信心是2004年以来最高的(图18),对特朗普总统的工作满意度为45%,是其就职以来最高的。在当前条件下挑起贸易摩擦,美国经济承受相关国家报复的能力较强,繁荣的经济也可以减轻部分民众因此受到的冲击。当前正值美国中期选举前夕,因贸易摩擦开始不久,美国绝大多数民众还没有感受到其负面影响,如果美国在贸易摩擦中取得重要成果,将有利于共和党选情和特朗普的支持率。

  图18  美国人的经济信心指数(2000~2018年)

  

 

  3、中美经贸摩擦的走向取决于今后一个时期的形势发展。

  ①中国有可能承受更大压力。目前美国同时对墨西哥、加拿大,以及欧盟、日本等国施加了贸易压力。总体上看,这些国家抗御美国压力的能力不强,基本上按美国要求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比较大。由于我国进口美国货物不多且替代品较少,如果美国扩大经贸摩擦规模,我国的报复手段有限。

  ②贸易摩擦并不会骤然改变世界贸易格局。理论上看,如果中国商品因增税而价格升高,美国人可以通过选择他国供应商替代。但这很难在短期内实现。一方面,美国对除中国之外的主要贸易伙伴的关税已经很低(墨西哥和加拿大分别是美国第二、第三大贸易伙伴,美国2017年对这两个国家货物的平均综合关税只有0.12%、0.08%。同年美国对日本、德国的综合平均税率均不足2%。美韩有自贸协定,平均综合关税只有0.25%),即使美国与这些国家达成新的贸易协议,优惠幅度及其贸易刺激作用也有限。另一方面,世界贸易格局是长期形成的,我国对美出口巨大,即使美国增加关税,替代产能和产业链的形成也需要一个过程,很难马上出现价格和质量大体相当的替代选择。如果中美经贸摩擦继续扩大,将出现中国对美出口减少、美国进品产品价格上涨这样一种“双输”的局面。

  ③保持足够的战略定力。目前中美贸易摩擦开始不久,美国绝大多数人还没受到多大影响。今年7月份民调发现(图19、图20),如果中美贸易摩擦继续发展下去,有33%的人认为家庭经济会变坏,20%的人认为会变好,43%的人认为没有多大影响。共和党主流意见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利大于弊,支持程度较高,民主党则相反。目前美国民主党人正为中期选举摩拳擦掌,两党对国会控制权的期待是2006年以来最强烈的。如果共和党获胜,特朗普政府将更有底气,即使共和党落败,特朗普政府也不会轻易让步,因为经济是出“政绩”的主战场。鉴于美国的“醉翁之意”不完全在于解决贸易逆差而在于遏制中国发展,那么按美国要求全面退让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,除非我们甘于做美国经济政治上的附庸。而且,按美国要求大幅度退让,调整经济结构和发展方式的阵痛可能也是巨大的。对此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和足够的定力。

  图19 中美贸易摩擦对美国人家庭经济状况的影响(2018年7月)

  

 

  图20 中美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的影响(2018年7月)

  

 

  (三)中美军事竞争将趋于激烈

  我国已经确定了“要确保到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,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,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,力争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,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”的目标。美国社会对于保持军力全球第一有强烈共识,认为目前中国常规军力已超过俄罗斯,仅次于美国。虽然中国无意威胁美国,但美国总认为中国军力增强是一种威胁。如果未来中美经济实力差距继续缩小,美国为保持其全球影响力领先的地位,将更寄希望于保持其军力领先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不能建立一定互信,中美可能出现某种程度的军事竞争、甚至军备竞赛。

  (四)中美仍将就台湾问题长期博弈

  台湾是中国民族的核心利益,国家统一后中国的综合国力将跃上一个台阶。目前台独势力猖獗,尚未出现和平统一的机会,但台湾方面也不会冒着被武统的风险宣布独立。台湾不是美国的核心利益,但台湾是美国消耗中国资源、阻挠中国崛起的重要棋子,也是就某些问题压迫中国让步的筹码,尽可能延缓中国的统一进程符合美国的利益,因而美国时不时就台湾问题作些文章是难以避免的。随着我国经济、军事实力的进一步增强和对台湾民意的进一步争取,和平统一的时机将会到来。那时候,即使万不得已台海必须一战,美国也不会为台湾和中国拼命的。


上一篇:个税起征点5000元10月1日起实施

下一篇:生活服务行业发展趋势分析